权威正规拍卖网平台权威正规拍卖网平台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拍卖网|马斯克传票席卷硅谷

来源/拍卖网

  埃隆·马斯克和推特的“连续剧”又更新了。

  8月30日,周二,马斯克的律师团队再次向推特发送终止收购函,以“其他理由”终止44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。

  契机是推特前安全主管佩特·扎特科(Peiter Zatko)的举报。扎特科向美国多个监管机构举报,称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在隐私、安全和内容审核方面存在“极端、严重的缺陷”。

  天降大馅饼,马斯克方已经正式向扎特科发出了传票,希望其提供有关推特虚假账户和安全漏洞的文件及通讯记录。这只是马斯克和推特总共发出的一百多张传票中的一张,而且双方发出的传票数字还在不断上升。许多硅谷精英被迫卷入其中,不胜其扰。

  紧随其后的,就是这封发往推特的终止收购函。

  信中表示,这次的终止收购函是对此前提议的补充,而非替代。7月8日,马斯克正式宣布终止收购交易。

  “关于某些事实的指控,在2022年7月8日已经为推特所知,但在曝光前并未向马斯克方透露。这些指控为终止收购协议提供了更多和不同的依据”。在终止收购函中,马斯克方的法律代表写道。

  有意思的是,马斯克方的终止收购函没有完全仰赖扎特科的举报是否为真,而是在信中推测接下来推特将面临一系列麻烦,包括来自各国监管机构的调查和民间诉讼,而这将对推特未来的生存造成重大影响。

  此外,信中还表示,这次的通知对终止交易“在法律上并非必要”,而是一道保险措施,确保即使马斯克之前的终止交易主张在法庭上不成立,该交易也能终止。

  新理由来了,不用白不用,马斯克抓住机会,给终止收购推特这件事上了道保险。

  A

  在双方的拉锯当中,不得不说,推特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方。但被动久了,也被动出了速度。推特应对马斯克那边的种种“幺蛾子”,回应速度很快。

  在7月8日最初的终止收购提议之后第三天,7月12日,推特就正式起诉马斯克,要求以440亿美元的价格继续完成双方的交易。

  而这次,在收到终止收购函当天,推特方就致信马斯克法律代表,称终止收购函是“无效和错误的”。

  “这完全基于第三方的声明,正如推特之前所说,这些声明充满了矛盾和不准确之处,而且缺乏关键的语境。”信中写道。

  第三方,正是指举报推特的扎特科。尽管这特克于7月举报推特,但消息经由《华盛顿邮报》于8月29日向大众披露,引发热议。

  是时推特CEO帕拉格·阿格拉瓦尔(Parag Agrawal)做出回应,不仅指责扎特科所言“充满矛盾和不准确之处”,还强调扎特科离开推特是因为“工作和领导表现不佳”,言下质疑扎特科的动机与可信度。

  推特针对马斯克方的回应信中还不无强硬地表示:“与你信中的主张相反,推特没有违反其在协议下的任何陈述或义务,推特没有也不可能遭受公司重大不利影响。”

  再一次地,推特强调,将继续寻求执行该协议的权力:“按照与马斯克商定的价格和条款完成交易。”

  推特的法律团队表示,这封终止收购函无效的独立原因是,马斯克方面持续“明知故犯地、蓄意地、严重地”违反协议约定。

  就此前扎特科所言,其早在今年初就已经着手准备举报推特。从这个角度看,其对马斯克与推特收购法律战的影响,可能是马斯克的额外收获。

  针对已经被马斯克方传唤一事,扎特科的律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扎特科先生将遵守他对该传票的法律义务,他的出席证词并非自愿。他作为吹哨人进行披露,并不是为了有利马斯克,或者损害推特。而是为了保护美国公众和推特的股东。”

  从大的角度来看,此次的终止收购函,以及对扎特科的“加以利用”,都不过是双方法律战的一部分。

  没错,还没开庭,马斯克和推特的法律战已经硝烟四起。

  B

  马斯克与推特的收购故事充满曲折,几度反转,跌宕起伏间总给人以此事已经“旷日持久”的错觉。

  但实际上,若将马斯克4月宣布收购推特算作梦开始的地方,双方的拉锯满打满算才不过5个月的时间。

  而真正的法律战,从7月12日推特起诉马斯克算起还不到2个月。从那时开始,就像突然卸下一切伪装,马斯克和推特之间的对抗陡然升级,双方剑拔弩张。

  就连开庭时间都是争论的焦点,马斯克方希望明年开庭,推特方面则希望速战速决。在7月19日针对开庭时间的听证会上,推特的律师甚至一度称马斯克为“敌人”,指责他一直蓄意破坏交易,双方言辞激烈。

  最终,法官裁定开庭时间定在10月,为期5天,算是一种折中。

  尽管如此,就马斯克和推特之间的案件来说,这依然是神速开庭,通常会持续数年的法律工作被压缩到了三个月,马斯克和推特都不敢懈怠,没有所谓的静待开庭,双方都竭尽全力准备。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,双方已经向硅谷的精英们发出了100多张传票,推特创始人之一的杰克·多尔西,到甲骨文的老板拉里·艾莉森均在其列。从高盛、摩根等大牌银行,到知名投资者、知名顾问、推特的董事会成员、马斯克的随行人员,应有尽有。

  收传票者众,甚至让代理硅谷精英的顶级律师事务所们感到兴奋。旧金山法律伦理学教授卡罗尔·兰福德(Carol Langford)说:“硅谷德每家(法律)公司都垂涎三尺,试图参与进来。”

  这场庭审有可能变成科技名流的走秀场,而这拜赐予特别的马斯克。通常类似的交易诉讼不会牵涉这么多人,但是马斯克有可能告诉人们一些事情(而非严格保密)。

  对于这一点,推特拒绝置评,而马斯克的一名律师表示这是“老式的传票烟幕弹,希望人们弄不清真相。如果公司没有什么可隐瞒的,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  目前为止,推特是比较激进的一方,发出了超过84张传票。试图证明马斯克实际上是因为经济衰退等原因个人财富减少,从而对收购不满。

  马斯克一方则发出了超过36张传票,其中包括推特创始人之一的杰克·多尔西和举报人扎特科,试图表明推特在虚假账户数量、安全方面撒了谎。

  当然了,狂发传票和要求信息披露的动作中,又产生着新的摩擦。

  推特向马斯克的同事和朋友发传票,试图获得他们与马斯克之间的群聊内容,对此马斯克表示不满。而另一边,马斯克则要求提供大量数据,包括董事会成员之间的通信记录和平台多年的账户信息。

  很多被牵涉其中的人也感到不满,尤其是马斯克一方。

  著名投资者乔·朗斯代尔(Joe Lonsdale)收到了推特长达62页的传票,发推倒苦水:“除了几条刻薄的评论外,我与此事无关。”与马斯克在Paypal共事过的朋友大卫·塞克斯(David Sacks)在收到传票之后,干脆发了一张竖中指的图表达不满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主审此案的大法官凯瑟琳·麦考密克(Kathalee McCormick)已经对马斯克方面表达了质疑。她在上周的一份裁决中写道,马斯克收集证据的过程“始终不太理想”,他要求获得多年数据的要求“荒谬得离谱”。

  而针对马斯克方想要阻止推特“骚扰”同事朋友的投诉,她称“被告不能因为单方面认为这些要求无关紧要而拒绝回应,即使假设马斯克有很多朋友和家人,而且他认为被告的广度、负担和相称性的论点听起来也很空洞。”

  这场硅谷律师们十分期待的“法律盛宴”即将在一个多月后正式开始,尽管在舆论场上马斯克占尽先机,一次次让推特陷入被动回应的尴尬中,但透过法律战的硝烟看过去,马斯克能不能真的不买推特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权威正规拍卖网平台 » 拍卖网|马斯克传票席卷硅谷
分享到: 更多 (0)

权威正规拍卖平台

联系我们